雲門舞集2之春鬥2011遊戲場 ◆鄭宗龍《牆》

躁動或安靜 逃避或面對 束縛或奔放 陰鬱或燦爛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堵牆,是什麼,決定了那堵牆的高度?
穿越無形的牆,看盡牆裡牆外不同風光,看見裂縫中的光
「鄭宗龍用麥可葛登充滿重量感的音樂,創造了一支極具重量感的舞蹈。」──盧健英 PAR表演藝術雜誌
我真的覺得深深地對不起鄭宗龍先生和自己(還有布拉先生)。
我知道《牆》是一齣好作品,而且那次布拉也有下去跳,真的是很難得。
但對於《牆》,我沒什麼好說的。
因為我在演出時,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全心全意的感受到整個舞蹈表演。可能當時的我累了,因為白天在高雄其他地方跑來跑去,又惱火前面那個慢進場的傢伙擋住我的視線,於是就分心了。
如果那時能夠穩住自己的情緒、如果……
《牆》終究沒能悟透,有點像唐傳奇中,因放不下親情而使仙人煉丹功虧一簣的杜子春,又像取經回來的唐僧在曝曬弄濕經書時,不小心留下破損,留下了遺憾而深刻的尾巴。

 

雲門舞集2之春鬥2011遊戲場 ◆孫尚綺《屬輩》

荒謬,滑稽,超現實般的記憶,顯影在沖壞的膠卷上
身體與大腦的逆行拉扯,半人半獸的模糊界線
那是不屬於我的軀體,錯置的存在,還是變形直至無法辨識的另一個自己?
「孫尚綺在流暢的編舞質地中展現獨具創意的天分,這讓他在今日那麼的獨特。」──德國舞蹈聯網 Tanznet.de-Ulrich Völke

繼續閱讀 “雲門舞集2之春鬥2011遊戲場 ◆孫尚綺《屬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