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_7032427-

整理檔案時發現了這張彷彿世界末日的照片。
「世界末日」這詞也常常被拿來形容很嚴重或誇張。
我想這張照片應該蠻符合我某些時刻的內心狀態。
誇張、戲劇化、驚惶、恐懼、如同惡夢般⋯⋯從我眼中望出去的風景滿是惡意。
這大概已經不是玻璃心了,是一層脆弱的蛋殼。而我還在學習如何小心輕放。

Blowin’ In The Wind

_7012389

今天因為工作的緣故要找一些屏東市區的照片,結果看到了這張。
在這E-500徹底發揮了它的優點。
天藍得那麼純粹。青色山巒橫臥,上頭盤踞帶豪氣的白雲。
我所居的土依伴這樣的景。我心之所愛啊。

今天是2018年6月4號。
勿忘六四。
與此同時,我也不會忘記在台灣這片美麗的藍天下、在這塊號稱自由的土地上,諸多不公義仍存在:

挖開山脈、傾倒毒水。奴役苛待移工。偏遠地區的人們得不到應有的照顧。對性別、教育仍存有狹隘的想像與認知。缺乏對社會不同族群的同理。政治黑手仍在台下角力⋯⋯

勿忘六四。
不是看著對岸自我感覺良好。
而是看自身離真正的美好還有多遠的路?要進天堂只能一階階爬。可人們又是否有意無意間用「善意」鋪成了通往地獄的道路?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Blowin’ In The Wind -Bob Dylan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How many years must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And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 the answer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sees the sky?
How many ears must one perso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And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The answer, my friends,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Oh, the answer, my friends,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迴旋曲

_A240556-

文人余光中先生過世了。身為前文學少女對於其作品與人感觸頗多,但另一方面也知道他有些想法我自己不能認同。
今天看到馬世芳先生的悼念po寫得真好,完全說出我心中所想。

是,歷史不該遺忘,也不該和稀泥。好的壞的,都要看見。「不要笑,不要哭,要理解。」

又,看到他介紹了〈迴旋曲〉,想起以前拍過的一張照片。
啊,就聽歌吧。是非對錯的答案也許就在在茫茫的風裡吧。
Requiescat in Pace.

迴旋曲

作詞:余光中
作曲:楊弦

琴聲疏疏,注不盈清冷的下午
雨中,我向你游泳
我是垂死的泳者,曳著長髮
向你游泳

音樂斷時,悲鬱不斷如藕絲
立你在雨中,立你在波上
倒影翩翩,成一朵白蓮
在水中央

在水中央,在水中央,我是負傷
的泳者,只為採一朵蓮
一朵蓮影,泅一整個夏天
仍在池上

仍漾漾,仍漾漾,仍藻間流浪
仍夢見採蓮,最美的一朵
最遠的一朵,莫可奈何
你是那蓮

你是那蓮,仍立在雨裏,仍立在霧裏
仍是恁近,恁遠,奇幻的蓮
仍展著去年仲夏的白豔
我已溺斃

我已溺斃,我已溺斃,我已忘記
自己是水鬼,忘記你
是一朵水神,這只是秋
蓮已凋盡

 

天佑OO

_SAM4875-

照片裡的阿嬤跟一天到晚出現的「天佑OOXX」有什麼關係呢?

且讓我話說從頭⋯⋯好啦,說是從頭也就是拍下這張照的當天早上。因為一時心血來潮,想說最近面臨多事之秋,那就到慈鳳宮走一趟。
沒想到一去遠遠就看到大批警察,還有便衣保安。原來是賴神降臨⋯⋯真是嚇人的大陣仗啊!
當我跟廟方服務的阿姨這樣閒聊到時,她瞥了站在我們附近的保安人員一眼,便帶著無奈的微笑對我搖頭,示意著:暫且先不說吧!

政客、媒體記者一干人等風風火火的來。象徵性的膜拜少不了要有。大官們接著對媒體講幾句話後又風風火火的離去。隨後信眾們又恢復原來的參拜日常。

離開廟宇後,我晃到了傳統市場。看著陽光灑落在五顏六色的蔬菜水果上有種說不上來的放鬆感。到了某個水果攤買完蘋果,我問了問阿嬤能否拍照。等取得同意後一邊拍一面跟阿嬤聊天。
聊到最後她又多塞了兩顆蘋果給我,活生生成了買四送二。

看見人們生活的樣子,回程想起了大師林懷民最近因應新作《關於島嶼》的訪談。他說:「這個島嶼盛產颱風地震和內鬥,但是他的居民永遠沒有放棄,仰望星空的努力」。

小小台灣島上充斥著各種新傷舊痕,身為一個還年輕的人,老實說我對於未來感到十分茫然焦慮。也許,唯一能把握的就是好好努力完成週遭該做的事,然後認真生活吧。
不要迷失於政客作秀,也不要盲從私鬥,而是真正做好再次美麗昂揚的準備。

_SAM4910-

出口

_SAM3163 copy-

有一小段時間沒在上下班途中拍照了。轉眼間就要邁入秋日,前幾天在工業區附近看到一叢一叢白茫茫的穗花。甜根子草、芒草、蘆葦我傻傻分不清。但可以就近欣賞這帶著秋日氛圍的植物總是不錯的事。畢竟平常也不會隨便跑到高屏大橋那兒。

只是他們開落在廢棄工廠中。透過金屬圍籬望去,大大的鐵皮廠房搭配地面上視覺顛倒的「出口」二字與方向箭號。總有種荒涼不安的感覺。

今天跟朋友聊了好一會兒。兩人年紀輕輕卻煩惱一堆,對於這個世界迷惘不已。
希望我們能在彼此相伴下,找到自己的方向與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