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在紙頁間綻放

784dace5-ad65-447d-a90c-2589489b9ead
圖片來自:2011年電影《簡愛》之劇照。

前陣子與一位小少女有段談話。我聽說她很喜歡讀珍.奧斯汀的著作。這勾起我過往的記憶。曾經我也像她一樣,喜歡文字構築的情節以及彷彿綻放在紙頁間的女性角色。

我至今仍舊珍愛那段閱讀的時光。有些作品由現在的我讀來很淺顯,可這也是一本書能被稱為經典著作的神奇之處:即便內容平易近人,但它所激盪起的情感卻很深刻悠遠。甚至隨著時間拉長,會有不同感觸。現在我才更加明白,故事中那些少女是如何堅毅勇敢。所以她們才顯得光彩迷人,並深深吸引跨越世代的眾多讀者們。

我想藉此分享幾本少女時代的閱讀書單簡介。
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的你若尚未閱讀過,或只聞聲名卻缺少契機仔細閱讀。我十分推薦去圖書館或是透過習慣購買的管道去找來閱讀。曾經讀過的朋友也不妨找來重溫,或是搭配著相關影視化作品一同欣賞。願我們都能從文字中描述的美麗姿態找到力量。


  • 小婦人  Little Women
    作者:露薏莎.梅.奧爾科特(Louisa May Alcott)

故事主要圍繞著馬區家個性迥異的四姊妹展開:大姐瑪格美麗端莊,卻因家中不富裕,讓她在面對其他富家小姐總有點不自在。於是她有幾分愛慕虛榮。而老二喬熱愛閱讀與寫作之外,頗具男子氣概的她個性自由不羈,但也因此常被斥責。此外她激烈的脾氣也常常帶來不少麻煩。排行第三的貝絲個性文靜且溫柔體貼,家人都喜歡這位小天使般的女孩。最小的艾美聰明機靈但也有些許驕縱,並自認為是完美的淑女。

四人的父親前往美國南北內戰的前線作戰。只留下她們與堅強慈愛的母親。除了馬區一家人,故事還包含了隔壁富有的羅倫斯老先生與他的孫子羅瑞。他們面對戰爭與日常生活的各種試煉,最後在各自的本質與改變帶領下走向不同的人生與理想。

她們由少女邁向一名獨立女子的成長歷程溫暖又精彩。即便書中某些標準多少有一點時代的框架,但我從中除了看到善良的光輝之外,也看到豐富的女性面貌展現。如此迷人角色塑造,即便是當今的文字或影像作品都不見得能追得上這部經典之作。


  • 簡愛  Jane Eyre
    作者: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

《簡愛》的作者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是文學史上著名的「勃朗特三姐妹」之一。她們一家文藝造詣傑出,但卻命運多舛,一生都受疾病的陰影籠罩。

這本大概是三人著作當中,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故事描述孤女簡愛從小被寄養在舅媽家。但在舅舅死後,便遭舅媽一家欺凌。她後來被送進了一間羅伍德慈善學校。

這間慈善學校由外表道貌岸然實則苛薄的人經營,以致於學校中生活艱苦無比。這樣情節來自於作者夏綠蒂早年的真實經歷。簡愛在此經歷了種種折磨,甚至因為瘟疫喪失摯友,但她靠著堅強的意志完成了學業,成為一名優秀的家庭教師。而後她受聘於一處莊園,並跨越階級與男主人羅徹斯特先生相戀。

當兩人終於在庭園互表心意時,簡愛說了一段話:

「難道您以為,我貧窮、卑微、樸素、渺小,所以也沒有靈魂、沒有心嗎?您想錯了!我和您一樣,有完美的心靈!……以我的靈魂與您的靈魂對話,就彷彿我們穿過墳墓,平等地站在上帝腳下──我們本來就是平等的!(時報出版,于是翻譯版本)」

在那個階級意識分明的時代,簡愛如此主張。

她基於信念,選擇離開摯愛的男子;她選擇慷慨分享而後繼承的大筆遺產。當她身為神職人員的表兄聖約翰,因為認定簡愛是傳教士合適的好妻子而向她求婚時,簡愛再一次忠於自身意志拒絕了聖約翰,並起身尋找心中所愛的羅徹斯特先生。

她的生命屢次遭逢困頓以及種種對於信仰的考驗。但她也一次又一次勇敢地活出自己的模樣,最終找到真正的幸福。作者透過一個動人曲折的愛情故事,刻畫了女性的生命力。最終結局的美好並非由他人所設定或施予的幻夢,而自來自一名女子的選擇作主。


  • 傲慢與偏見  Pride & Prejudice
    作者: 珍.奧斯汀( Jane Austen)

《傲慢與偏見》大概是最著名的英國文學之一。我想從書名開始,就引出了很有趣的思考:人的多重面向。故事中的人物都有個最初的樣貌。而這樣的樣貌可能是來自角色投射給他人的第一印象,或是一個時代氛圍下對人期許的框架。隨著劇情推演,當主要角色慢慢放下心中的成見以及有色眼鏡後,他們才找到心之所向。

書中的對話構築了很有趣的人物關係。機智風趣之外,還時常閃爍著銳利慧黠的諷刺鋒芒。無怪乎這部著作屢次被改編成影視作品。


  • 飄  Gone with the Wind
    作者:瑪格麗特.米契爾(Margaret Mitchell)

對於本書譯名,比起「飄」我更偏好「隨風而逝」一些,優雅中帶了直白,正如書中綠眼少女的性情,並揭示了一個時代的逝去。但「亂世佳人」也許才是我最愛的名稱。書中郝思嘉無疑是真正的主角。她那生命力豐沛的靈魂是熊熊燃燒的赤色,就如同她心愛家園的泥土。

以前,我讀的是簡略改寫版。我不能懂她。只是看到末了,隱約為了她感到不捨與心痛。如今麥田出版了上下兩冊疊起有半個手掌厚的完整譯本。我認為書裡沒有一位男子與這位少女匹配。不論是他狀似直率的父親、溫文儒雅的衛希禮或是放浪不羈的白瑞德都無法。兩位男要角雖然都看得到她部分特質,卻沒有真正完全理解過。
若郝思嘉是一名男子(以當時的時代背景來說),或至少受男子可得到的教育與資源。她一定會是傑出不凡的人。她會耀眼到這些半調子的人都無法直視的地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