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限到夢想成真──熊仔 上

500x500

以前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寫下嘻哈饒舌類型專輯的心得。
今年第30屆金曲獎典禮上,嘻哈作品與音樂人們顯得格外耀眼,連我這種聽歌腳步很慢的人也受到吸引。

我的聆聽歷程最早是從國外流行音樂開始(Backstreet Boys應該可以算吧),而後聽了一陣子周董的歌。到了高二,因為張鐵志先生的著作《聲音與憤怒》以及馬世芳先生的文字引領,我便一路往前回溯國外早先的老藍調與搖滾。如今才經由獨立音樂一路聽回台灣的華語流行音樂。
在交錯鈴聽之間我感覺到台灣為主的華語流行音樂隱約有個「樣子」。當然在此框架跟形狀下,我們還是擁有不少優異的作品。但整體來說似乎少了一點「什麼」讓整個流行音樂可以再跳升。
嘻哈類型的音樂為此帶來一種新的可能性。
它不見得古怪冷僻。甚至從過往人們認知的「次文化」躍升為如今的熱門焦點。在掌握韻腳與flow等基礎上(先不論類型,這些元素也是構成音樂的重要環節吧),還可以融合其他樂風,做出既流行洗腦又音色豐富的作品,其中的力道足以登上更高的舞台。當手上的工具、素材越豐富,創作者的想像力也有更大的空間得以伸展。


在這波金曲風潮中,一開始我先注意到的是ØZI。
先不論他引人注目的外表與神色自若的演出狀態,單聽專輯音樂就讓人感到驚艷不已。
打從開場Intro就可以感覺到他的企圖心與格局都拉很高。但整體來說又很符合ØZI現階段的年輕氣質。音樂上從音色處理到編曲都十分優異。令人十分期待他接下來的發展。

而後某一次在YouTube平台上,我看到由耐吉與熊仔主持的網路節目「熊吉掰了」。對於熊仔的名字,腦中不免俗地浮現他在金曲獎典禮上被張清芳爭議點名的印象。於是順手在音樂串流平台上搜尋了他的作品。

一開始看到專輯《∞無限(Infinity)》收錄歌曲中的〈兇宅〉,心想為何叫這個字面有點跳tone曲名?(由此可見我對這圈子的音樂有多lag⋯⋯這首應該已轟炸各歌單與現場演出很久了。順便補充說明一下好了:在此之前我連〈走到飛〉、〈買榜〉都沒聽過。完全在訊號圈之外。)
邊聽邊看歌詞才知道原來是指變很兇的宅男啊!讓人不禁莞爾。
聽了歌、讀了一些資料,方知曉熊仔畢業於台大電機。他第一張專輯從名稱、封面設計、概念設定與歌曲等層面都銜接這樣的背景。透過近期宣傳《夢想成真》的訪談,我感覺到熊仔比起當年又跨出幾步。但真要挑選認識這位創作者的開門之作,我想應該從頭開始。

(是的,前面梗鋪那麼長,就是為了熊仔。)


熊仔的首張作品《∞無限》有著科幻作品的設定。在這個世界中,有一間「無限企業集團」。該公司推出了一套「人格特化療程」。號稱可以讓使用者的人格特質各自發展,使其精通各種領域,輕鬆扮演多重角色。而療程進行中,會有一個語音嚮導「EGO」帶領著使用者⋯⋯

在這樣的背景設定下,熊仔訴說著故事。什麼樣的故事呢?我想可以視「成長」為主軸。當中有些應該是源自於他自身有過的掙扎、感觸。如何在兼顧課業的狀態下玩音樂?宅男練成了兇宅(熊仔),看起來很光鮮亮麗,但在〈RIP撕裂〉中,又聽到他痛苦到近乎窒息、哭喊的聲音。時間不夠用,生活、學業、夢想⋯⋯無論哪邊看起來都不夠好⋯⋯
「0 → Φ → ∞」這三個符號貫穿了專輯。其中〈解碼〉一曲算是解說了此構想。這首是我在這張專輯中很喜歡的歌曲之一。因為其中呈現了我沒有想像過的價值觀:這三個符號不只有數學上的意涵,也可以視為一個細胞分裂成長的過程。
專輯中,除了個體成長的主線外,還有由〈你我可以〉、〈小雨〉與〈歸零〉組成的情感線,以及〈NeoN〉、〈十字路口〉與〈遺書〉組成的社會描寫支線。故事最後在〈信〉開始收尾,這首歌很特別部分是穿插了葉丙成教授的口白。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概念專輯。透過科幻背景建立而與現實拉開距離。音樂中的敘述者與實際的作者熊仔也有了適度劃分。在一定程度疏離的空間中,我聽到創作者真誠心路歷程的再現,並與自我經驗產生相互映照。

前面提到專輯融入科幻題材。而這點是吸引我仔細聆聽這張專輯的原因之一。但回想起來,我有很長一段時間相對更偏好奇幻作品一些。
從國小開始,我的數學學習狀態就不是很好。升上國中、高中後,數理科成績便持續低迷。等撐過大考進入大學以後,這一塊就直接放生。加上人文藝術領域山高海深,也夠我慢慢挖掘了。
但在大二時,我遇見影響我深遠的師父BJ。他是當時才進到系上的新老師。與熊仔一樣都是台大電機校友,而且同樣不止歩於原本的領域。他除了年輕時經營過幾間公司以外,還是位作家。曾經拿過溫世仁武俠小說獎等諸多獎勵。當時我也沒思考太多,主要想學習如何寫劇本。於是就跑去跟他簽下賣身契,成了應屆同學裡,BJ唯一的專題生。

想來也很妙,我們兩人的背景與價值觀在有些部分上歧異頗大。他曾在美國留學,信仰自由主義;而我生長過程中,住家土地曾差點被國有財產局強制收回。在家境困頓與強烈不確定感之下,我開始走向了左方的社會主義。而寫作上,BJ極為喜愛海明威洗練的文筆,我卻欣賞他讀不下去的張愛玲。
光回想就會讓人懷疑,我們竟然沒打架啊?嗯,不但沒打架,反而隨著時間過去,我逐漸離開左派,也開始能欣賞海明威的厲害之處以及科學的美麗與浪漫。但這段過程也不是平平順順地度過。我一直很喜歡陳小霞的一首歌〈查無此人〉。裡面有段歌詞:

寄一份心情給久違的青春
想念那個敢愛敢恨的人
相信忠於感覺會快樂一些
寧可受傷不肯說謊言

以前年少時,眼中的世界總是黑白分明。長大了才知道中間還有不同階調的灰。偶爾,難免會感到幻滅失落。信念會鬆移、曾經景仰過的偶像會傾倒,就連曾經確信無比的愛也會從地轉天旋成了過眼雲煙。
「對於荒謬的事,我們感到太悲哀,於是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彷彿笑一笑,它就變得雲淡風輕。彷彿它就不曾,在日子裡留下爪痕。

但是,當目光穿越那些標籤與二元對立,我反而在背後看到我更想追尋的本質。這大概就像哲學家康德之言:「有兩種東西,我對它們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們在我心靈中喚起的驚奇和敬畏就會越來越歷久彌新,一個是我們頭頂浩瀚燦爛的星空,另一個就是我們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則」(原文網址)

熊仔在訪談中提及他因為受到葉丙成教授的演說感動,進而找老師來錄製這首歌曲的口白。「信」是信息、信件也可以想成相信。我的師父就像是我沒看過的編碼。那我為何願意放下原來的堅持,去學習讀懂他的代碼呢?
大概就是憑著一種確信。確信此人的不凡、確信此人機車的表象下有顆善良柔軟的心。
「以筆翻身」我永遠記得BJ在一本送我的書前面寫了這四字。這樣足矣。

you see 該問的問題 不是你想成為誰
而是最 真的你 怎麼活得最美
不必 落入世俗對你的分類
you are unique 你就是你 你未曾分裂

很抱歉我沒解答其實我也還在學習
人生之路還很漫長別急 著邁向結局
即使充滿疑惑 仍舊要振作 繼續奮鬥
就像我朋友 米嘯說 這叫做 安於困惑 ──〈信 (feat. 葉丙成)〉

對我自身而言,曾經撕裂我的比較不是學習跟興趣上的衝突困擾。而是人際關係以及原生家庭的一些問題。即便到現在,我仍在學習調適與修補傷口。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著:要是這些傷害都沒發生就好了。但更多時候會感謝師父以及一路上給予我幫助的人們。是他們帶來的光讓我看得更遠。

熊仔這張專輯除了概念新鮮、音樂好聽之餘也非常感人。尤其是最後一首Bonus Track〈再連絡〉。旋律節奏聽起來輕盈,但其中的情感卻狹帶重量,直觸人心。
聽完專輯以後,想謝謝熊仔。謝謝他的真誠,為聽眾帶來了美好的作品。


後記

  • 關於專輯概念以及熊仔如何整合興趣與學習背景,除了一些訪談報導外,也可以看看他去TEDx的演講
  • 因為對這類音樂真的太不熟悉了⋯⋯所以主要只能寫關於內容與概念上的心得,還有自己的經歷與感觸。但裡面有很多首歌曲都很喜歡。補述在此:
    〈你我可以〉不管是用字、押韻、節奏都有種頑皮感,活脫是前陣子很夯的「撩妹」展現。
    〈小雨〉聽到鄭怡的歌曲取樣很驚喜,而且歌曲本身與舊歌之間的連結安排巧妙。
    〈十字路口〉則呈現了一種黑色電影的味道。除了如紀錄片中接受訪談的口白,後面還有聽到類似像拍攝指示,更有一種冷冷的諷刺感。不禁想到之前閱讀蘇珊.桑塔格的著作 《旁觀他人之痛苦》。裡面針對戰爭(人類之苦痛)和攝影倫理有諸多討論。
    〈遺書〉的詞可以看到熊仔古典文學的底子。歌曲中透著沈沈的痛。有努力追夢卻在現實中跌跤的痛、有青春靈魂受世俗桎梏綑綁的痛。我想到了沙林傑的《麥田捕手》以及很多年前看公視的節目《死神少女》還有《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有的人也許會想,為什麼這些孩子要走向絕路?然而,對他們而言有一些事在當下就是最重要的。一但旁人甚至親人都不諒解且無法給予支持(或是引導)時,那種絕望大概就像是被推向了懸崖邊緣。曾經我也徘徊在墜落邊緣,所以每每看到相似顏色的傷都會有些不捨。

最後,附上文章下集連結

從無限到夢想成真──熊仔 上”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從無限到夢想成真──熊仔 下 – 我與我共存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