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 & China Blue】讓水倒流 單曲首播聽後感 (增補MV心得)

60425994_2574278345935380_8085059296569589760_o
宣傳圖片來自伍佰官方粉絲頁

很多人會稱呼伍佰為搖滾天王等名號。但對我來說他就是音樂大魔王。


最早時他吶喊「少年吔,安啦!」、「手攑著昨暝點的煙」或戲謔的唱著〈樓仔厝〉、〈小人國〉。在他這段期間的作品中,一首〈思念親像一條河〉唱得撕心裂肺。一次次拔高的歌聲穿插沉鬱的電吉他聲線,重重落下的鼓聲猶如步伐踉蹌,隱隱的貝斯與音效則在後面推著。
曲中有些不甘、有些無奈,且有許多質問。
假如思念就像河流,難道無人可分擔隨水而來的夢?而這條河還能流淌多久?
而河水一去不返,似乎不曾倒流回最初。

這首大概一些歌迷的「非主流」愛歌。這次新歌首播訊息一出,看到一些人也提及這首歌曲。
但我聽到預告片段最先想到的卻是他幫翁倩玉小姐寫的〈楓葉〉。因為聽起來同樣有著充滿愛的美麗與詩意。直到今天早上十點多聽了完整首播,才真正感覺可以跟〈思念親像一條河〉連結。

以前聽著伍佰的作品,發覺他有一些歌曲都帶有「流水/時間/風雨/命運/自我/記憶」等意像。那些作品相對於其他廣為人知的曲目,似乎顯得更加內省。
除了上述的〈思念親像一條河〉,像〈拋棄〉感覺也是心理狀態比較接近的階段。

我的過去隨著河水流去
我的回憶沉沒在汪洋大海裡
我的曾經變成不曾存在的曾經
我的生命站在還沒慌亂的原地

我要隨著濃霧散去
我要消失之後都沒有痕跡
讓我的靈魂隨著雨水打在土地
然後隨便它往那裡去

(我對一個畫面印象頗深刻:在早期「夏夜晚風」的演唱會錄影畫面裡,他唱這首歌時,眼睛看起來好像微微泛起淚光。)

從1992年的《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開始,接著是 《浪人情歌》、《愛情的盡頭》與《樹枝孤鳥》。上述之音樂作品的整體調性大多有某種憤怒、摧毀、逃離的情緒,以及面對人生世事無常之悲哀。經過幾張專輯來到了《白鴿》、《夢的河流》與《淚橋》似乎有了一些小轉折。過去的悲痛悽苦淡化了一些,轉成有著淡淡哀愁感的無奈。

而在中後期《太空彈》當中的〈時光雨〉、《單程車票》的最後一首〈雨一直下〉以及上一張國語專輯中〈無盡閃亮的哀愁〉與〈一次〉……這時期的曲子又是一番新景緻,聽起來更加有力量且溫暖。

其中〈無盡閃亮的哀愁〉我覺得更是隨著時間經過顯得晶瑩美麗:

晴天,雨天
在樹蔭下安靜地相連
黑色,白色
在地平線交換著出現

殷切地等候是個華麗的水波
所有圓圈都會慢慢變不見

今天,明天
在城市中不停地邂逅

從前,永遠
在照片裡找到了出口

清晰的面孔正在綿密地掉落
穿越時空之中漫天繁星晶瑩的眼淚
一束一束無盡閃亮的哀愁

在言語裡頭如何說明感受的一切
那是友情的荒廢
那是愛人的絕對

如果我看到一個破碎堅固的防備
我要牢牢地跟隨
也許發現我愛誰

可能,不能
我不介意它沒有分別

再見,不見
纖細地想也無法堅決

直到最新的台語專輯《釘子花》的壓軸曲〈清風吹目墘 〉高歌著:「人生總有離別時 / 深深數念無枉費 / 將你 佇我 心底 藏起/徐徐的清風吹目墘」。對照第一張台語專輯「常常悲傷是人間」的〈怨嗟歎〉。更讓我深深敬佩到從一路走過來的伍佰。

一直以來伍佰很少去解釋太多。但就如他所言,東西都在作品裡了。這位總是驚奇出擊的大魔王這次丟出了這首〈讓水倒流〉。透過耳機一面聽著,眼睛就忍不住泛淚。

我在這當中聽到了一段好長好長的旅程。讓我想起在自我覺察、修補過往傷痛的生命歷程中,大抵便是如此。從最初的悲憤交加,到感覺看破想透的幽幽漠然。面對心中一片焦土,最終總要試著捲起衣袖,理出面對未來方式。過往的一切都是如今的基石。看起來一去不返的流水、不知往哪裡去的雨水、離枝的花葉⋯⋯會化作白雲與新葉,在某一天回到藍天與枝頭,完成循環。形成一個不完美卻也完美的圓。

「命運不可逆,但適度的反抗是必須的;人生不可逆,但靈魂的自由是必須的。」伍佰表示新歌都是描述「面對命運的無奈,用情和感發出嘶吼,然後得到力量與重生。」– from 官方新聞稿

很喜歡伍佰在創作上真誠反映出生命的不同階段。做為有共感的歌迷彷彿在人生旅程上一路有人相伴,真是非常幸福。以上的簡短聽後感紀錄是從自己生命經歷出發的個人想法,相信伍佰的創作世界是更加遼闊的。十分期待完整的作品發行。

在本週5月17日數位單曲與MV將同日推出。而完整專輯《讓水倒流》將於6月21日開始預購、7月11日正式發行。

20190519增補MV心得

(因記敘想法方便而擷取了部分MV畫面,為了不影響樂趣請先去官方頻道欣賞。)

〈讓水倒流〉的MV在5月17日中午首播。看完第一印象是:有好多熟悉的過往視覺與作品意象。等下班回家後,重新再看一次,發現裡面有更多東西可以挖掘。

我很喜歡一開始畫面裡雙雙飛舞的蝴蝶(不管那是偶然或刻意為之)。蝴蝶一生外型變化劇烈,其在許多創作中多有隱喻之意。如中國文學中的莊周夢蝶或希臘神話中的邱比特與賽姬都有涉及。這可以讓人聯想到很多層面,但不論蛻變、靈魂/精神、自由逍遙或愛情等等,都跟這首曲子與音樂影像能相互襯托。

片中伍佰與團員的身影反覆出現的效果我也印象很深。那也許是一種反覆,或是我也想到攝影家杉本博司的「劇場」系列作品。攝影家在一系列的作品中,呈現了時間與記憶有關的觀點陳述。
如果說這樣比喻,那當我們在回憶時,是否就是從一片白當中把生命的片段擷取、拆成影格、重複播放呢?

不曉得有多少人對於這兩位現代女舞者在MV中的安排感到疑惑?我一開始也對畫面中的衝突感到有些困惑。但今天早上重看,突然覺得也許正是要那種格格不入的怪異感。
人生而在世難免有不被他人理解的時候。甚至走得太超前、想得太深還會讓你變得「很怪」,猶如擱淺的鯨魚。
這樣想來,影像中女舞者的機械式動作、充滿未來感的服裝、與另一半緊密互動的樣子,與另外兩組藝術表演者就能連結呼應了。

另外一個藝術表演者則是身穿醫療束縛衣的年輕男子。他後來雙手掙脫,接著不斷將鴿子重放自由。
過去我曾在一本書中讀到詮釋抹大拉的馬利亞與人子耶穌之間關係的段落。
抹大拉的馬利亞過去曾被人認為是「被鬼附」的不潔女子,令家族蒙羞。但從不同角度看,可能我們當代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由保守年代的女子行使展現便顯得驚世駭俗,猶如魔鬼驅使。
也許馬利亞只是極度不合時宜罷了。而人子看穿了她受世俗規範打壓下的本質。去年一部相關的改編電影預告中,人子看著馬利亞說道:妳身上沒有魔鬼。
當我們打破被認定為群眾的某種標準框架,去接納「沒有所謂正常/不正常」,那也許就能掙脫束縛,自由翱翔了吧。

另外還有一位頭戴羊角不斷將沙子鏟入破洞竹簍的男子。這個角色讓我想到卡繆的著作《薛西弗斯神話》。

薛西弗斯是在希臘神話中一位被眾神懲罰的人。他受罰內容是:必須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然而每次他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會再次滾回山下,如此永無止境地重複。因此在西方文化中「薛西弗斯式的(sisyphean)」是用來形容一種近乎永恆的徒勞。

然而年輕的卡繆卻對此神話之於現代人生活的意義有不同詮釋。礙於篇幅,便節錄商周出版的書籍文案如下:

對卡繆而言,生在這荒謬世界的人,唯一真正的角色是生存,對生活、反抗與自由有所覺醒。――美國文學巨擘 威廉福克納(William Faulkn)

「生命的意義在於過程。」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繆一句話改變後人對於存在的思考。
卡繆分析現代知性的趨向,以「荒謬」解讀人的存在與這個世界,透過哲學論述、文學批評及藝術來詮釋荒謬的概念。在他筆下,神話中悲慘命運的受難者,成了反抗命運及覺醒的人類精神的象徵。

我想這跟整張專輯在新聞稿中揭示的方向還蠻接近的。此外,看著小小的紙船被水流推著但又越過石頭與激流,感覺音樂錄影帶的元素都是環環相扣。

伍佰的最後姿勢讓我忍不住想到〈白鴿〉MV中的他。似乎也是張開雙臂渴望高高飛起。而〈讓水倒流〉MV的結尾我感到非常驚艷。如此的循環,好像電影《醉鄉民謠》,也呼應著歌曲內容與前面關於卡繆作品的聯想。

聽/看完這樣充滿力量的新作品,我真的是打從心底期待著下一次釋出的單曲以及完整專輯(當然還有台灣演出!)

最後,如我習慣強調的:藝術作品有著很寬廣的空間,可以容納不同觀點欣賞的人。上述僅是我個人的心得。甚至可以說,這個網誌基本上就是我存放個人想法的空間。
喜愛伍佰的朋友們,真的要好好去聽這次的新作品。不會後悔的!(這是我最肯定的部分)
甚至在官方頻道裡也有幕後花絮片段,裡面伍佰老師在指導演員時有透露一些他的觀點。都可以看看,很有意思。

0F8A37781-1024x683
宣傳圖片來自伍佰官方粉絲頁

【伍佰 & China Blue】讓水倒流 單曲首播聽後感 (增補MV心得)”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巨石下的薛西弗斯— 伍佰 & China Blue《讓水倒流》 – 我與我共存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