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廖鴻基《討海人》2

上集於此:我讀廖鴻基《討海人》1

而另一篇莊信正先生的〈好的起腳點〉就更令我感到不解了。

他說〈丁挽〉最扎眼的弱點可能在於其讓讀者在乍看之下就聯想到《莫比.迪克》(白鯨記)和《老人與海》,甚至會讓讀者懷疑是受了兩本名著的直接影響;它的題目也可以跟海明威的書同名。然後,中鏢的兇猛白皮旗魚像梅爾維爾書中的白皮鯨魚,海湧伯令他想到了艾哈伯(Ahab) ……

或許莊信正先生覺得〈丁挽〉當中,類似於小說的細節刻畫很像《莫比.迪克》,雖然再我重新回憶《白鯨記》時,兩者確實在一些地方有類似之處,但他在這部分的文字說辭卻令我感到不安。

〈丁挽〉一文中就算情節與描寫近似於小說,但其終究還是散文,而且撇開廖鴻基先生有沒有受兩本書影響的可能不談,他的書寫會出現這樣的文字描寫其實也不難理解。

因為海上作業的凶險、高不確定性與瞬息萬變是千真萬確的,像〈討海人的話〉文中提到,連多說一句話的瞬間,都有可能錯失了應變的良機。這很像小說但卻非也,有些海上發生的事情玄之又玄,很難用一般常理去解釋,也只有親身體會過的人才知道。

中鏢丁挽兇猛地朝船猛撞這有可能,船上的少年家恐懼的心是真的在生死一瞬間產生,而海湧伯當下了結丁挽的情形,其實跟《白鯨記》有微妙的差異:漁人在海中打滾、在這樣的生活中求存的心境,跟小說裏船長之於白鯨之間的感覺不太一樣。此外,當中的一些描寫人海之間的關係與他自己對海、對人的情感,也是不同的,畢竟外國的補鯨(或魚)文化,跟屬於台灣討海人的文化,本來就有相異之處。

我承認這是價值受到肯定的兩本世界名著,也的確《討海人》一書中收錄的文章,有許多故事都容易讓人想到《老人與海》、《白鯨記》,所以可以與當中的文章作「對讀」、「對照」。

請注意我不想說「對『比』」,雖然一篇文章寫出來就會受到評論(無論好壞),而且兩相看下來,讀者心中自有不同之觀感,但畢竟一是小說一是散文,很難說兩者孰優孰弱,就算兩本是世界名著,而《討海人》只是年輕新人寫的,也不會比較遜色。況且《白鯨記》較具戲劇性的小說語言,也相對於〈丁挽〉瞬息萬變但又源於真實文字,內容、文化上也有差異。

明明兩者之間在無形的內涵上有所不同,只因為兩邊的文字味道上有點相像,就能說後輩寫的〈丁挽〉跟《莫比.迪克》是雷同嗎?顯然,這樣的戴著外國文學眼鏡來比較有些失了公平。

再看到放在第一篇彭瑞金先生的評介文,雖然標題中「翻版的『老人與海』」還是讓我覺得會使人容易誤解,但至少整篇文章還頗肯切。

另外,有關海洋的文學作品雖然為數較少,但又不只有這兩本。夏曼.藍波安先生的作品寫的是台灣另一群跟海洋親密相處的人,達悟族人,其中有另一個族群對海洋的感情、觀點,與達悟族人處身現代社會的矛盾與衝突等等,這何嘗不是與我們更親近的對讀作品呢?

也許我不能完全了解討海人的心思,但卻對於文章的描寫與內容感到意外地親切,我無法得知寫評介文的大師們,對於海洋感受有多深刻?又是用陸地人或是依存海洋的觀點來讀廖鴻基先生的文章?評介文中出現之我不認同處,可能是當時他們只看到單篇文章不是較完整的全書,也有可能是他們就他們原來所學來看較為陌生的這些文章,甚至是海上世界,或是其他因素。

我只能說,對於真正跟著海湧伯出海體會過那分感覺,並作為台灣海洋文學先鋒之一的廖鴻基先生來說,並不能單用原來自己的觀點、所學就對其做出這樣的評論,所以我才針對評論提出質疑與自身的見解,也許有些輕狂、辯解和不成熟的意味,但並無惡意。

自身才疏學淺,只望看到的人也能予以指教,或討論。

我讀廖鴻基《討海人》2”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我讀廖鴻基《討海人》1 – 我與我共存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